简述法人超越经营范围行为的法律效力
2013-08-13 08:53:33   来源:www.1000kaoshi.com   评论:0 点击:  

                  

  一、概念界定
  1、概念。法人目的事业范围,指设立法人所欲从事的经营项目的基本范围。在英美公司法上,称为“公司目的”,而在我国立法上则称“经营范围”。所以传统民法上对法人目的事业范围的限制,表现在我国既是对法人经营范围的限制。
  2、性质。法人目的事业范围限制的性质问题,学界主要有以下主张:
  (1)权利能力限制说。该说认为法人目的范围限制,是对法人权利能力(英美法称“公司权力”)的限制。持权利能力限制说者均认为法人作为民事主体在能力上有异于自然人,其权利能力是特殊的,仅在其设立人意志范围内存在,其外在表现就是法人的权利能力受其性质、国家法令及其目的事业范围的限制,不得有所谮越。
  (2)行为能力限制说.法人的权利能力仅受其性质及国家法令的限制。法人的目的事业范围,限制的是法人的行为能力。显然,该说认为法人的权利能力与行为能力并不一致,主张法人的权利能力是一般的,而行为能力是特殊的。
  (3)代表权限制说。该说行为,法人的目的事业范围,既不限制法人的权利能力,也不限制法人的行为能力。法人目的,只不过是划定法人的代表机关对外代表法人的代表权限而已。
  (4)内部责任说。内部责任说,又称内部关系说,是日本法学界在批判立法上坚持权利能力限制说的过程中所形成的主流学说。该说认为,法人的目的事业范围限制,不过是划定法人、机关在法人内部的责任而已,对外并无效力,因而法人目的外行为的法律后果,宜在法人内部加以处置。
  二、法律效力
  企业法人作为一种以营利为目的的无生命的组织体, 其活动应以其组织章程为基础,在组织章程的范围内从事活动。但是, 若法人超越其组织章程范围, 从事经营范围以外的活动时, 法律即认定这种行为构成越权, 并确认该种行为以无效的法律后果, 此即越权原则。
  (一)民法通则的规定
  我国《民法通则》第36条规定, 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 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社会组织。同时《民法通则》第42条规定, 企业法人应在核准登记的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
  但现行的上述规定都没有对法人超越经营的行为效力问题做出明确规定。然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 法人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是无效的。如1984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经济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惫见》中规定, 在确认合同无效时, 应对合同的内容是否超越法人的经营范围进行审查, 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应无效。
  (二)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坚持越权原则的弊端日渐凸显, 遭到了诸多学者的批评。
  1、《合同法》第50条规定“ 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 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 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 该代表行为有效。” 尽管该条规定的“ 权限” 指代不清, 内容模糊, 但至少给司法实践摒弃越权原则提供一个良好的契机。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规定“ 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的合同, 人民法院并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 该条以明确具体的语言廓清了理论认识的差异, 从而弥补了合同立法的不足。
  3、评析。虽合同法与司法解释二者具有些差别《合同法规定对于法人的越权行为在第三人善意即构成表见代表时有效, 而司法解释不论善意与恶意该行为皆有效, 从而, 司法解释对从事越权经营的当事人利益的保护更为彻底。但本笔记认为二者在司法实践中, 适用效果却是一样的。因为实践中提出无效方一般是合同的违约方一般表现为逃避违约责任, 如双方在没有违背禁止性规定, 且合同履行完毕没有争议时, 法律应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要求, 不应对之再加以干预。
  (三)越权行为的效果
  越权原则从无效走向相对无效甚至绝对无效, 并没有废除其经营范围。法人应受经营范围的限制, 这一规定是必要且不可缺少的。其一, 法人的经营范围是国家对营利法人的经营活动进行管理的有效手段, 以此促进产业结构的合理化、生产力布局的最优化。其二, 经营范围也是法人在经济活动中交往、合作, 获得必要信息, 确定合理交易预期的凭借。其三, 经营范围也是投资者根据法人的经营状况和发展前景进行投资的依托。所以, 世界各国法律对越权原则的废除只是就其外部效力而言, 并没有废除法人的经营范围。只是这种限制从限制法人转向限制在经济活动中的第三人。此种场合, 善意第三人在一种具有合理、客观的信赖外观面前与之从事行为, 该行为应为有效。
  在与法人纷繁复杂的民商事活动的交往中, 要求第三人于交易时必先查看法人的经营范围, 这既不可能, 又不切合实际, 缺乏实践的可操作性。第三人也没有权利去查看法人章程规定的经营范围, 而只要确定法人代表的身份, 即可按照通常的理解认定其是在法人章程规定的范围内从事的活动。尽管第三人明知法人的经营范围, 这种明知也不能当然构成恶意, 因章程对经营范围的这种限制可经特定机关通过一定的程序予以解除或变更。如企业法人中具有董事长、副董事长、常务董事、经理等头衔的人, 第三人基于对其职务的信赖, 尽管该行为超越了法人的经营范围, 该行为仍应有效。如果第三人明知该行为超越了法人的经营范围, 他就应承担此种行为可能无效的风险。当然, 若第三人在交易时明知其超越法人经营范围而仍与之交往的, 表明其对自己利益及其保护的放纵和漠不关心, 法律也就没有再对之加以周全保护之必要。反过来说, 如果法人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均认定其有效, 这无疑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善意第三人利益, 但若对第三人不分善意与恶意而给予一体保护, 未免有矫枉过正之嫌。这对保护法人的利益也是极其不利的。因为法人的代表人是具有双重身份的自然人, 凡超越法人经营范围的行为均由法人来承担其后果, 这有可能会诱发法人的代表与第三人通谋而损害法人利益行为的发生。
  本笔记认为, 对于法人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不应一概地认定为有效或者无效。在第三人为善意即构成表见代表的情况下, 该行为有效, 反之则应无效。
  三、法理思考
  越权原则在各国从绝对无效走向相对无效甚至绝对有效的观点, 正是吸收了现代法律保护交易安全的思想。法的安全分为静的安全与动的安全。所谓静的安全, 是指民商法对民商事主体既有的利益加以保护, 不使他人任意侵夺。它着眼于既存利益的静态保护, 所以这种安全又称“ 享有的安全” 。所谓动的安全是指对民商事主体取得利益的行为尽量加以保护, 不能轻易地使之无效, 它侧重于保护民商事主体新利益的获得, 故又称“ 交易安全”。由于两种利益具有对立性, 法律不可能同时予以兼顾。法律在行使某种保护方式上往往有所偏重。在商品经济不发达的古代社会, 法律主要保护物的所有人的利益即静的安全, 随着商品经济的日益发达, 这种侧重于保护静的安全的立法不能适应迅速、快捷的交易需要。在交易中, 当事人不得不谨慎地审查对方是否拥有从事此行为的真实权利, 如果稍不留心, 就会使该行为落入无效的后果, 这严重影响了交易安全与效益, 同时也使交易成本剧增, 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因为交易的实质, 是为了使财产向最为有效地利用它的人处转移, 从而也才能达到增加社会财富的目的。所以, 现代法律从侧重保护静的安全转变为侧重保护动的安全。因从事各种交易的第三人代表的是整个交易秩序, 所谓交易安全也就是对善意第三人利益的保护, 只要第三人有合理信赖的理
  由, 法律均应对这种信赖加以保护。
  所以,法人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不能一概认定为无效。一方面,可以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权益,维护交易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促进交易,提高交易效率,达到社会财富最大化的效果。从而实现效率与秩序的统一。即使从深层次上讲,即使法人代表超越法人经营范围的行为, 也并不绝对地导致无效。由于法人的经营范围在法人设立之初已规定于法人的章程之中, 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法人代表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 不外乎二种情形一是法人代表从事该行为时已经获得有关机关的同意, 但是没有对其经营范围进行变更登记二是由于法人代表是具有独立价值判断的自然人, 为了捕捉某次转瞬即逝将给法人来巨大利益的商机时, 而贸然超越了法人的经营范围。在第一种场合, 法人超越其经营范围是法人意思自治的结果, 法律对此没有干预的必要。即使在第二种场合, 第三人在交易当时知道法人代表超越了法人的经营范围仍与之从事行为, 也不应当然认定第三人为恶意, 因为经营范围可为法人修改、变更, 他仍有理由坚信该行为是符合法人章程的。而且, 当法人明知第三人为恶意,但如双方履行合同完毕没有发生争议时, 法律遵循私法自治要求, 也不能宜告此行为无效。当然, 如果法人从事违反国家限制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
  

分享到: 更多

相关热词搜索:简述 法人 超越

上一篇:论述合同的相对效力原则及其例外
下一篇:简述处分行为与负担行为的分类及其法律意义